醉翁的意思


来源:洛阳致知家教中心 日期:2014-10-15
欧阳修在他的传世美文佳作《醉翁亭记》中,交代了他“醉翁”之号的由来:“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欧阳修为什么要自号“醉翁”呢?“醉翁”一号又蕴藉着怎样的思想感情呢?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因为他在文学上提倡的与西昆派斗争的诗文革新运动使他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欧阳修四岁丧父,家境贫寒,其母荻画教之。正是由于他年少时的境遇,使他对劳动人民充满了深切的同情。因而,在他从仕之后,提出的许多政治改革措施应该说与他早年的生活经历密切相关。

欧阳修二十四岁考中进士,登上仕途。当时,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民族危机日益深重,与此同时,统治阶层内部也形成了以范仲淹和吕夷简为代表的改革派与保守派的激烈争斗。欧阳修站到了范仲淹的一边,关切国事,同情民生疾苦:他指责那些:“先荣而饱”的人不知为天下忧,“又禁他人使皆不得忧”,而能忧天下之人“又皆远贱”(《读李翱文》);他指出宋王朝诱民、兼并、徭役等大弊(《原弊》),主张轻赋税、除积弊,实行“宽简”政治,正是由于他直言犯谏,被贬为滁州太守。可以说,他如大众封建文人一样的“学而优则仕”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遭受了重大的波折和坎坷!此时,他的心境如何呢?

我时四十犹强力,自号醉翁聊戏客。(《赠沈遵》)



四十未为老,醉翁偶题篇。醉中遗万

物,岂复记吾年?(《题滁州醉翁亭》)

难道自号“醉翁”仅是“聊戏客”和“偶题篇”之故吗?其间就没有一点深层的意味吗?

欧阳修又号“六一居士”,他曾对此说明:“古籍一千卷、书一万册、琴一张、棋一局、酒一壶、老头子一个,故号‘六一居士’。”(着重号为笔者加)从这个别号,我们可以看出“六一居士”之号事实上与“醉翁”之号同出一辙,给人迭合之感。

欧阳修写《醉翁亭记》之年为1046年,即他39岁之时,为何他要以壮年之身号“翁”呢?结合前文,欧阳修政治上遭受贬抑,内心难免充斥寡郁之情,此时,酒成了他解除烦忧的良药,醉成了他忘却失意的方式。因此,他对“酒”,尤其是对“醉”个格外地敏感起来,一个“醉”字,映照着他娱情山水和以酒释怀、以醉消愁的失落和痛苦;同时,在以“翁”自嘲的背后,隐匿着他功业未建、岁月磋砣的吁嗟和感喟。

结论:欧阳修以“醉翁”自号,实则是慨叹功业未建、韶华已逝。